網站服務熱線:
當前位置:
首頁 > 資訊 > 行情動態 > 正文

淄博建陶轉型:環保已“武裝到牙齒”

來源:陶城網發布日期:2017-11-08

  經過這一年多的產業調整,淄博建陶行業未來的走向逐漸清晰起來。產能規模從高峰期的12億平米壓縮到現在的2億平米,最先淘汰的就是那些產能、設備落后的小企業,而對于留下來的企業來說,通過環保驗收僅僅是第一道門檻,企業想要走得更遠,還需要有過硬的產品,正規的管理……總之,各項標準均大幅度提高,而這一切揭開了淄博產區建陶產業發展的新序幕。

  從“印鈔機”到“環保武裝到牙齒”

  2016年可以說是淄博產區建陶行業的“環保元年”,也正是由于產業政策調整,保留的企業為達到標準,使盡了渾身解數,將環保“武裝到牙齒”。

  一位在建陶行業從業二十余年的業內人士黃先生向記者介紹,90年代,在廠區走一遍出來,兩個褲腿都變成了白色。而現在,在淄博任何一家建陶企業,都可以見到定時灑水,整潔的廠區外貌,車間內各個粉塵點都有相應的布袋除塵設備。

  90年代,當時整個建陶行業處于賣方市場,因此有了“印花機就是印鈔機”的說法。在80米的窯爐一年純賺700余萬的背后,全年優等率卻是不可想象的低,平均在37%。黃先生回憶道,“那時完全談不上環保,大家都沒有那個意識。當時一家瓷片廠,一級以上的產品直接用貨車拉走。”

  然而現在,700萬的利潤可能僅為一套環保設備的價格。

  淄博東岳實業總公司建材廠總經理臧峰粗略算了一下,整個2016年,東岳集團在環保上的投資超過了4700萬,包括基礎設備、電路、氣路、氨逃逸系統,在線數據監測系統等。“2016年僅在線監測設備就我們升級了三次,現在公司每月在環保方面沒有30萬的投入是無法達標的。”臧峰說道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淄博企業普遍采用的“超低排放”系統也是由東岳首推,然而,這在當時卻引來行業不少非議。“你用這么好的設備,讓我們怎么做?”,想起那些無稽的取笑和糾結的心路,臧峰仍覺如履薄冰。

  一方面投入太大,另一方面不知道相關部門是否認可,在東岳投入“超低排放”設備時,淄博產區仍在執行第三時段的排放標準,臧峰回憶道,當時他認為既然要做,最好就一步到位,將排放量控制到最低。

  “而且這不僅僅是環保的問題,粉塵、噪聲等若處理不當很容易引起矽肺等問題,安裝環保設備對職工來說也是一件好事,有利于從源頭上根除職業病,也提高了企業的安全生產意識。”臧峰說道。在與佛山一家建陶企業深入溝通之后,幾經思考,東岳最終與科達潔能合作,采用該套設備。

  目前,超低排放、車間除塵、廠區綠化、道路硬化、優化廠容廠貌、按時灑水清洗都已成為淄博建陶企業的統一標準,“脫硫、除塵、濕法靜電除塵”也成了淄博產區的標準環保模式,

  近日,中央環保督查組進駐各省市,全國各個陶瓷產區一片風聲鶴唳,僅半月就有百余家企業被迫停產。這段時間,淄博產區迎來了包括河南、福建、湖北等多個產區政府主管部門和企業代表組成的參觀考察團,前來考察學習節能減排經驗。

  淄博某陶企數字化無人工廠示例圖

  從0.8元/公斤到2.9元/立方米

  不過,必須要留意的是,環保設備的上馬、提升僅是對污染物的末端管控。2016年淄博市政府出臺的《淄博市建陶行業精準轉調工作方法》,其中明確提出,保留企業必須使用天然氣作為燃料,從而在源頭減少硫化物的排放。

  2016年底,淄博天然氣的價格為2.9元/立方米,而煤炭價格僅在0.8元/公斤左右。一位企業負責人向記者介紹,使用天然氣之后,瓷磚每平方米的成本至少要提升2元。而且,淄博建陶企業的窯爐設備以往都是使用煤制氣,轉為天然氣之后出現優等率下降等問題。此外,環保設備、環保材料、天然氣的使用,都使得企業的綜合運營成本有所增加。

  2017年年初,淄博瓷片出現了兩次提價,總計提升0.5元。多數仿古磚企業也有所提價,部分企業600×600(mm)地磚的單價提高了1.5元,而800×800(mm)的亮面磚甚至提高了2元。但即便這樣,企業仍反映沒有利潤空間,而且若漲價太多,很可能造成客戶流失,這也造成了4月份部分淄博企業出現的壓倉情況。

  單純的提價顯然不是長期的解決辦法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淄博建陶企業不得不開始考慮轉型的問題。而一些企業在環保整治之初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,轉而向差異化、高附加值的產品發力。

  淄博金獅王陶瓷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袁飛表示,綜合成本上漲只是產品提價的原因之一,真正的提價應該是由具有高附加值和利潤空間足的新產品帶動。“以前的常規產品利潤率已經降低了,如果企業一直只做“大通貨”,那么遲早要被淘汰。利潤高、走量少的產品才是我們主推的產品,升級是一個體系,企業應該引導市場。”

  袁飛介紹,為提升產品附加值,金獅王在2016年改造了廠里的兩條窯爐。一條改造為寬體窯,另一條改造為專門生產功能性瓷磚的窯爐,改造的窯爐在各方面都配置了更優秀的設備。

  另外一家仿古磚代表企業金卡陶瓷也在產品上做出了突破。淄博金卡陶瓷有限公司總經理高正介紹,金卡這幾年在新品研發上的投入逐年增加,雖然也走過不少彎路,但吸取教訓之后也推出了不少差異化的新產品。

  東岳也在產品研發上不斷發力。臧峰提到,運營費用的提高倒逼東岳企業花更大的力氣研發高利潤的新品。

  淄博陶企每天定時灑水除塵

  從3百萬到2億

  有業內人士表示,2003年,加上一部分貸款,不到3百萬就可以在淄博建一家占地60畝陶瓷廠,而現在建一家要耗資2億。該人士評說道,如果說過去的淄博建陶企業只是顧低頭拉車,那么現在就必須要抬頭看路了。

  那么,路在何方?高正分析道,要擺脫過去粗放式、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模式,首先要將企業的管理水平提升起來。

  此前一段時間,淄博建陶企業的管理極為粗放,員工事無巨細找老板,家族式烙印根深蒂固,老板管生產、老板娘管財務成為最主要的公司架構。而最近這一兩年,無論是生產企業還是貼牌企業,都在有意識地建立現代企業制度,管理者開始更關注的是企業該如何運營,品牌該怎么操作,設計要怎么提升。

  高正介紹,他目前重點負責的就是公司的組織架構,銷售部、生產部、研發部……各部門權責、級別分明,“組織架構明確之后,對員工來說,他們的上升的渠道、考察的標準,工資標準也更加清晰。”

  對此,臧峰也深有感觸。在拋光磚時代,瓷磚要經過刮平機等一系列工序才能實現表面平整,臧峰回憶,如果以前在產品燒制過程中就能達到現在的平整度,僅這一部分就可以節省700萬。而這部分的浪費,并非技術不能實現,而完全出自管理意識。

  此外,高正認為,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國內建陶企業應該打通歐美市場,快速在國際市場上爭得一席之地。在生產上也應該多和意大利的上游企業合作,以達到減少人力,提升工藝,瓷磚的厚度更加可控,工藝更豐富,產品性價比提升的目的。而在設計方面,高正認為,提升設計水平并不是單純買設計成果,關鍵是改變原本的思維方式。

  以往淄博一些建陶企業推新品,往往都是老板拍腦門兒就決定了。設計師在做石材紋理設計的時候,甚至不知道石材的名字,市場的價格,只是覺得花色好看,“但這種情況已經越來越少了。專業的研發人員在產品上會注重原創和差異化,干粒怎么用,設計的風格,在花色上,注重線條粗細、深淺,灰白黑三色的比例等等。”高正說到。

  值得留意的是,在貫徹落實環保要求的過程中,職工自我管理意識也提高了,工廠的管理逐漸向精細化、標準化、常態化過渡。此前,進入廠區猶如入無人之境,而現在一些廠家不僅要簽字、拍照、繳納押金,還需生產負責人親自出門接入。否則,非本廠職工進入可謂“難于上青天”。

(完)

更多資訊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陶瓷產業網 官方微博。

陶瓷產業網
 
双色球怎么合买